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法苑文化

雨中探访胡家寨

  发布时间:2020-08-11 10:22:29


   “夏至”节气过后,气候进入梅雨季节。中雨、暴雨夹带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接二连三下了一个星期,结束了多天的干旱和燥热。

    在一个星期天的上午,我和三位好友造访了濛濛细雨中的胡家寨,目睹了沿途的秀丽山水,旖旎的自然风光,亲身感受了古寨的神奇和伟大。

在“本地通”崔大哥向导的带领下,我们从襄城县县城出发,汽车顺着许南(许昌-南阳)公路往南,过卧虎山不远即到湛北乡政府所在地-姜店村,然后往西拐沿省道向西约十分钟车程即进入山区。此处连绵起伏的山脉属豫西伏牛山山系,过孟良山,逾骆驼岭,下公路向左拐往南不远即到雷洞水库的北岸。沿水库北岸长堤往西即到著名的紫云山风景区的东麓,然后沿着山脚和雷洞水库西岸二者之间新修的水泥小路迂回前行。

    小路两旁生长着挂满果实尚未成熟的果树,满眼的柿树、梨树和枣树。既有栽植和嫁接的,但更多是野生的;既有树身较高的柿树,又有如野酸枣树那样矮化的灌木。“七月枣,八月梨,九月的柿子黄了皮”,尽管挂果尚小,离果子成熟尚有些时日,但青青的梨子和枣儿,还有青中泛灰的柿子已开始压弯枝条。目睹此景,不由在我脑海中想象着深秋的胡家寨一定是瓜果飘香的世外桃源:“枝头结柿子,架上挂葡萄,黄橙橙的是梨,红彤彤的是枣”。

    当然,刚刚卸下的柿子是不能直接食用的,还要有一个人工脱涩糖化的工序。在过去的日子里,老人们常常把从自家院内二棵柿树上卸下的辉子柿装在瓦罐内,把火令纸点燃产生的烟雾扇入瓦罐内,然后把瓦罐口密封起来,放上五、七天时间即可。辉子柿变成红玛瑙般又好吃又好看的烘柿,孩子们吃着蜜糖汁般的烘柿,说着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谜语:“红包单,包稀饭,又好吃,又好看,那是什么东西?”然后,几乎是异口同声答出谜底:“烘-柿”姐弟几人自然是嘻嘻哈哈,笑声一片。

    从童年美好的回忆中回到眼前,透过枝里叶间,一侧是碧波荡漾的湖面,一侧是郁郁葱葱的紫云大山,三、五成群的水鸭在清澈的湖面上自由地游弋,紫云大山被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野生植物装点着,加上细雨的冲洗,更显得翠绿欲滴。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。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”。我想宋代大诗人苏轼描写杭州西湖美景的诗句,用在这里的湖光山水,并不言过饰非,这难道不是我们襄城人自己身边的“西湖美景”吗?

    山路十八弯,峰回路转,汽车沿着迂回曲折的山间小道左转右拐,时而沿山势而上,时而顺沟壑而下。道路弯弯曲曲如绿色的长廊,长廊两旁的植被和树木枝叶被雨水打湿。由于被打湿的枝叶增加了重量,枝条弯下来,压得很低,拂着车窗和车顶而过。汽车又象穿行在绿色的隧道之中,绿色的海洋,绿色的世界,绿色笼罩着大山中的每处空间,填满每处空隙。路两旁草丛中不时有斑鸠、灰喜鹊、野山鸡窜出,扑棱棱扇动翅膀飞向远方。

    “蝉噪林愈静,鸟鸣山更幽”,空旷的大山中不时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,更显得大山的幽静,这难道不是城里人心目中向往的天然氧吧吗?随着工作、生活压力的增大,都市中钢筋、水泥结构的套房,噪杂的车流,喧闹的人群,紧张的快节奏生活使人们望而生畏。于是都市人开始向往山水,向往绿色,开始回归自然,寻找大自然中山之幽雅,水之灵秀,林之静谧。一路上两位好友不住地提醒:“太美了!太美了!慢些走,多看会儿”。由于接近汛期,大山之中可经常看到政府预防山洪灾害的提示牌,以及刻画在岩壁之上显示历史上山洪灾害最高水位的红色标线。

在不知不觉中,目的地-胡家寨到了。汽车在一处院落下面稍平坦处停下,我急忙下车四处观望,心想寨在何处?“寨在?”我急忙向崔大哥发问。正疑惑时崔大哥讲寨在山顶之上,不能通车,只能沿山中小径攀援而上。“呢”,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上看去,约一丈之上一堵红石垒砌的石墙掩映在树丛之中,青藤爬满石墙。

    趁别人休息之际,崔大哥领我沿山间小径登上山顶,果然如书中介绍的山寨摸样,三米左右高的红石寨墙,还有寨内一处处的房屋、院落都是清一色的石墙、石屋,院内摆放着石桌、石凳、石磨、石盘、石磙、石蒜臼,灶房内的灶台和案板也是用石头和石板砌成,就连盛水用的容器也是用红石雕凿而成。寨门有南、北两处,均用石头垒砌成穹,既结实又美观,石墙上留有瞭望孔和枪眼,一侧临沟壑的石墙上隐藏有下山的小门,以备应急之需。古石寨近似椭圆形,寨墙用红石因山势高低垒砌而成,绕寨一周尽管下着小雨,道路湿滑,用了不到一个小时,可见石寨面积不大。北寨门外有一棵古桑葚树枝繁叶茂,据说有千年之久,我伸展双臂也难以合抱,茂盛的枝叶形成了巨大的树冠。

    “咱们这里不是前不栽桑吗?”我不禁向崔大哥发问。“这是棵母桑,是好的寓意,你看她披枝散叶,多么茂盛”崔大哥的回答打消了我的疑虑。我想每年古树上的桑葚由绿色变成紫红色时,熟透的味道酸甜的桑葚果不仅是鸟儿的美食,也是大自然馈赠给古石寨孩子们的一份厚礼。

鸟儿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从茂密的古树枝叶间传出来,抬头向树上张望却看不到鸟儿的身影,真是只闻其声,不见其“人”。大山和山中的古树是鸟儿理想的家,就连山中许多女孩子的名字都和鸟儿相连,叫什么“鸟儿”、“小鸟”、“俊鸟”、“翠鸟”、“红鸟”等等。

    大自然神奇莫测,水位随山势而增高,古石寨北寨门前不远处的几处水塘中蛙声如潮,山中的青蛙旁若无人,引吭高歌,毫无顾忌我们的存在。听寨外女房东介绍,从前人们都住在寨内有几十户人家,现在寨内只有二、三处院落住有老人。包括自己的婆婆在内共住有三、四位老人守着老屋不肯出寨,其余都搬离山寨,到下边稍平坦处建造房屋居住生活。

    胡家寨东有焦赞、孟良二山。据传当年焦赞、孟良在山上结为兄弟,二人各带一半人马,焦赞占仙翁山,孟良占紫云峰,各自建造营寨,两处山顶之上现仍有寨垣遗址留存,胡家寨是当时义军议事的场所。当时天波府杨家将镇守边疆,焦、孟二将敬仰杨景英名,带众兄弟投奔杨景。元朝末年,一胡姓人家为躲避战乱,逃难至此定居在石寨之中繁衍生息至今,遂改称为胡家寨。如今胡家寨的乡亲们再也不用像先辈那样,关闭寨门,森严壁垒,为躲避战乱而人人自危。随着党和政府对山区群众支持力度的加大,大山深处修通了道路,架设了电线,用上了自来水,胡家寨的乡亲们依托山中红石古寨旅游资源纷纷走上了致富道路。

在女房东开设的山寨餐馆吃过午饭,和热情好客的女主人道别后,我们踏上返程的道路。回头放眼望去,雨中的胡家寨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,沐浴着盛夏的绵绵细雨,以清新的面孔欢迎着来此探古访幽的山外来客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

责任编辑:襄城县人民法院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

Copyright©2024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-2